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相信即看見



小叮噹幫你實現所有的願望
富裕就是下午茶

總有一天會收成

花錢

像貓一樣放輕鬆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夢想成真

請相信
夢想正在到來的路上
夢想正在成真的路上

雖然還沒看見
但它真的朝著我們而來


曾經
感到失望也沒關係
感到沮喪也沒關係
只要再相信一次就好
因為夢想真的會成真



精靈的家

精靈家

夢幻小姐的家

印度阿三的家

蜜桃先生的家

有錢人家

狐狸先生的家

天方夜譚的家

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小故事:天空的眼睛


天上的星星們

都是真的生命

他們都真的有眼睛喔

可以去看著宇宙裡的一切

他們不是物質體

他們是真正有意識

和人類一樣活生生的存在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台式莎莎醬莎拉

因為最近發現自己吃很多食物都是熟食,所以會脹氣和拉肚子,吃水果又覺得太單調,那天忽然靈感一來,把想吃的東西切成丁,拌在一起,既簡單好做又好吃,然後就想發文。

【材料】份量約一大碗公,吃不完可以冰起來。


●佐料:

           蠔油兩大匙、麻油一大匙、義大利乾燥香料隨意、黑楜椒顆粒隨意、大蒜一瓣、辣椒、香菜兩把、檸檬半顆


●食材:

          蘋果一顆、紫洋蔥半顆、番茄一顆、小黃瓜一根



●做法:

1.材料洗淨備好

2.拿一個大碗或者大鍋,擠檸檬汁入碗,大蒜拍碎切末(細小),辣椒切細,香菜切細,加蠔油與麻油,全倒在一起攪拌,味道可以再依自己喜好調配。

3.材料切丁蘋果去皮切丁,紫洋蔥先泡冰水後去皮切丁,小黃瓜切丁,番茄切丁。

切工不用多美麗反正自己吃,隨意就好。

4.把切丁的材料倒入大碗裡,和佐料一起拌均勻,放十分鐘後入味即可完成。


●可以配法國麵包、烤吐司、蘇打餅乾

●也可以隨自己喜歡把水果換成其他種類,簡單又快速就可以變成一道冷盤沙拉。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長故事:英雄

我是一個普通人,普通私立大學畢業,在平安且普通的城鎮長大,出生至今都待在這裡,出社會後,工作也在這裡,我在一家製作模型的小公司當助理,公司成員少,幾乎任何雜事都做,包括訂便當接電話之類,公司規模小生意不興隆也不慘淡,老闆也沒什麼事業心,剛剛好過得去,很少加班熬夜,偶而分紅有個小獎金就很了不起了,尾牙都是辦兩桌請客大家吃吃喝喝而已,工作的日子很平淡。

公司訂單多半是廟宇或者電影活動的大型人像模型,最常製作的模型是觀世音菩薩和無敵鐵金剛,大概一層樓高,立起來相當壯觀,還沒上顏色前都是純白色,頭部與身體是分開製作,因為我們公司模型的臉部表情製作較為精細,就是憑這口碑才穩固歷年不多不少的業績,身體雖然比頭部大,但是製作時間反而少,比較奇怪的事情是幾乎幾次都是兩個訂單一起接到,所以女觀音和男無敵鐵金剛好幾次都一起製作,當兩個模型完成,放在一起準備出貨時,都有種趣味和奇特感,東方宗教的女英雄,與西方動漫的男英雄,也許都給了很不同層面的人心靈的力量與依靠吧!公司的人常打趣的說:他們如果聯手,就天下無敵了。

我的人生沒有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只有小學有天中午下課回家,發現兩光的媽媽早上七點上班出門後,煮的水仍在瓦斯爐上大火滾,鐵水壺已經燒黑,卻沒有半點事,水沒有澆熄爐頭,導致瓦斯外洩,也沒有發生任何火災意外,算是相當神奇,也許真有灶神保佑。

我喜歡奇怪不合常理的故事,房間床鋪上方的天花板有一個是灰塵汙點形成的天使,祂一手高舉大翅膀,一手拿著一個東西,小時候對著天花板幻想有天會出現什麼像童話故事般拯救我的情節,也會幻想自己可以變得奇特擁有超能力去拯救世界。

2007年的夏天出現我普通人生最不尋常的意外,我車禍了,那天下午我正準備要去公司盤點,出門前我正在看電影台播的《送信到哥本哈根》,剛好播到小男孩大衛偷了肥皂,納粹軍召集所有人在廣場要揪出竊賊,當大衛要舉手坦承罪行時,一直與他是好友的約翰卻走出去替他頂罪,約翰被槍決倒地前,畫面切到約翰對大衛說:「活著就能改變。」

「活著就能改變。」當時我腦中只剩這句話,然後像機械式動作,時間到就穿鞋發動摩托車前往公司,走著每天經過的路口紅燈剛變綠,一排車往前,交叉的右邊小巷口忽然出現一台小貨車,快速駛前,撞飛最右邊的我,飛出去時,那句話變得好大聲,好像世界只剩下那句話,半空中,我被一個人抱著滑進一個灰色寂靜空間,本來車聲鼎沸的街道都消失,他背上有雙大翅膀,這太奇怪了,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放到地面,我又回到原來世界,救護車來了,我被送去醫院。

在急診室時,最後出現的家人是媽媽,她一來我就完全不哭了,腦子只想防著她,她不是什麼邪惡的人,只是就如我前面所言,有點兩光,喜歡大驚小怪,她梨花帶淚像歌仔戲的橋段說:「你怎麼會這樣?怎麼會發生這種是在我身上。」然後把厚重的皮包壓在我右腳膝蓋血淋淋的傷口上,腦子希望她可以趕快回去,如果跟她直說她就會生氣,她會說:「我只是一片好心,我不是故意的。媽媽是愛你的」

後來因為骨折要開刀住院家人輪流在醫院照顧我,我就希望媽媽沒有空,但她還是來了,我躺在床上剛開完刀休息,護士走進來要幫我吊點滴,把長長的針插入左手手背綠色血管,露出一半針管,她轉頭向媽媽交代因為針管很粗要小心不要碰到,她才走不久,媽一轉身就壓到我的手,把針管插到底,她又說了一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媽媽是愛你的」我痛到沒力氣理她,只希望可以快點結束這惡夢,休息一個月,半年後我就辭職了。

辭職後,有天我做了前世催眠,有點像在做清醒夢,我看見自己站在溪邊,前方是綠意盎然的山壁,我往比較沒人的地方去,在溪流間踩著一塊塊大石頭,忽然低頭看見石頭與石頭間的溪水出現卡通般的動畫,一下是蘑菇精靈的小屋,一下是各種顏色的奇花,我想看清楚,就不小心踩滑墬入水中,漩渦的水流像隻手把我拉往深處,然後切到下個畫面,我躺在醫院病床插著氣管,右手被大哥緊握著,感覺我快死了,死前浮現我長大了變成媽媽美麗的模樣,穿著旗袍站在台上帶著紅花唱歌,我就死了。

知道自己前世是溺水死的,反而覺得釋懷,我曾因為一直學不會游泳自卑,難怪小時候看中醫老說我虛胖身體水分過多易水腫,常覺得身體沉重,不管多努力減肥運動,身體還是維持現狀,我看過一本書說人類是記憶的演員,記憶會儲存在細胞裡,如果不清理記憶,就會不斷重播,有的時候只是找到原因,問題就結束了,身體在我意識到過去的記憶後,運動變得容易多,不再那麼沉重,脊椎與背部僵硬也消除了,那是以前拼了命按摩拉筋也沒有的效果。

然後我在《與神對話》裡看見創造的三步驟:思想→語言→行動,我們想而未說出的,在一個層面創造,我們想而說出但未行動的,在一個層面創造,我們想而說而行動的就出現在我們物質世界。

從小到大就常聽家裡人說我們是不會近視的族群,結果家族的人真的都沒什麼人戴眼鏡,我小時候做過各種醫生說會近視的行為,貼著電視看卡通,窩在房裡蓋棉被用手電筒看漫畫,我長大成人後視力永遠是1.0,工作後,我遇到另一種類似的人,她說她家裡的人都不會蛀牙,我和她去看牙醫做檢查,那居然是她第一次看牙醫,我羨慕死了,結果她十分鐘就出來了,我卻折騰一小時才好,我覺得這不是巧合,我認為所謂的基因就是思想,我假裝我就是她們家的人,想著我就是個不會蛀牙的人,之後我居然好幾年去檢查牙齒醫生都說我沒蛀牙只是幫我洗牙而已,太神了,我們老希望別人來拯救我們,可是如果其實我們自己就是救世主呢。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療癒遊戲:根本沒有問題


問題的本身根本並不存在,植入物在大腦會干擾思考的運作,形成在大腦裡的一個聲音叫做「頭腦」,頭腦的作用就是製造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它製造的,它還會幫你找解決方法,如果你失敗了,它就會讓你感到挫敗自責自卑,它會讓你認為自己不夠好不夠努力,可是問題本身根本不存在,問題是它製造出來的。


如果我們以問題為樂,不斷分析問題,把問題講得很嚴重,彰顯自己的悲慘或者重要性,來吸引目光,就會給頭腦能量去製造更多問題,滾很大的雪球,我們會製造問題無法解決的幻相,可是問題本身根本不存在。


我們大部分都沉溺在「我不夠好」「沒有人愛我」「我是個失敗者」「根本沒有辦法」等的情緒性思想裡,還有因果報應業力循環,誰對誰錯的記憶裡,這些東西遮住了雙眼,太多的思考反而使人連最基本的常識都失去,相信頭腦的人是盲的,就像漆黑無光的密室,光照不進去,人當然看不見出口。


只要進行清理,體認到頭腦的存在,劃清與頭腦的黏合,明白那些聲音不是你,是頭腦的作用,大腦就會開始清明,乾淨的大腦會使你恢復正常,光會進入裡面,每個人都有能力在有光的地方找到出口,有了看見的能力,每個人會恢復本來就有的智慧,每個人出生就是神,只是記憶與頭腦的作用蒙蔽了大腦而已。


當所有情緒性的東西消失,所有自卑、業力、記憶消失,解決問題的方法根本簡單到不行,如果認定「問題很麻煩」,就等於在製造「問題很麻煩」的幻相,擔心問題才是問題存在的唯一原因。


沒有人比任何人差,也沒有任何解決不了的問題,這些都只是頭腦的謊言,只要進行清理就好,當你停止認同頭腦,放下對抗頭腦的問題,只是體認到頭腦的存在,與頭腦分開,不再與之共舞,頭腦會失去力量,因為你不再供給它能量,不再幫著頭腦製造問題,直到有一天它完全消失,問題也會全消失了,頭腦才是問題存在的唯一原因,而你才是它的主人。


當問題出現時,先清理情緒性的東西,例如:「你完蛋了」「你死定了」「你什麼都沒有了」「根本沒有人理你」「根本沒有人愛你」「你糟糕透了」「你很可笑」「你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告訴我該怎麼幫助你」「她/他根本看不起你」「你是個失敗者」「你很可悲」「不可能,哪有這麼簡單」「可是我做不到」「我比別人差」「以後該怎麼辦」



然後當情緒性的東西消失,你就會自然知道該怎麼辦,當你明白根本沒有問題,外在世界就會出現迎刃而解,沒有問題的狀態。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療癒遊戲:接受情緒

如果曾經以某種形式壓抑下去的能量,那股能量會以同樣形式出現釋放出來,也就是說曾壓抑憤怒,那能量會以憤怒的能量釋放。悲傷的能量會以悲傷的能量釋放。

當那股情緒能量被觸動時,可能是又重播一次過去同樣的情境,或者可能是相似的人事物與那記憶引起的情緒有關係的對象,但你只需要退後一點去看,就會明白一直困擾的問題並沒有更新,那些其實一直都是同樣的記憶,只是由不同人不同時間不同地點觸發,表面上好像是由別人導致的,但是事實上是因為在你之內的那股能量沒有被釋放,所以才會不斷吸引要觸發那股能量裡相似的人事物,來使你覺察到壓抑過的情緒。

當情緒來時,我們會覺得一切完蛋了,問題嚴重到破表,但是根本就沒有問題,那只是一場表演,只是在腦中播放的影像聲音感覺,事實上什麼都沒有發生,發生的只有腦中的小劇場而已,當情緒來的時候,通常我們會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可能會假裝沒有這件事,或者假裝一切沒問題,把那股能量壓下去,或者假裝正面,那麼原本要出來的能量又壓回去,它仍然存在,暫時表面上沒事了,下次還會再來,直到釋放為止。

曾經以為嚴重到無法解決的問題,只要釋放掉那股情緒的能量,問題會自然消失掉。

所以該做的是如何不受情緒影響,又能釋放掉那股情緒能量?


療癒遊戲


1.覺察:
來了就是來了,假裝沒這回事,下次還是要再來一次,感覺到悲傷就是悲傷,憤怒就是憤怒,痛苦就是痛苦,恐懼就是恐懼。


2.分開:
情緒能量最麻煩的就是:認為你就是這樣的人,假如想哭,頭腦說「看吧!你就是這樣沒用又愛哭的人!」若認同那情緒,跟著走,耗損自己能量又降低頻率,這時候理智一點,假如你擁有七種顏色的衣服,現在穿上藍色衣服,你會認為自己就是藍色衣服嗎?不會!你是你,藍色衣服只是你擁有眾多顏色的其中一件衣服而已,悲傷也只是你眾多情緒的其中之一而已,你不等於悲傷,如果你會笑會生氣會有其他情緒,你怎麼可能只是愛哭的人,那是頭腦把你限制住的把戲,它要用小小的框圈住你的意識,可是你是無限廣闊,你是大海,別認同它,和它分開,情緒不是你。


3.接受:
情緒來了,就歡迎它,接受它,張開手臂打開心,讓它出現讓它離開。壓抑和對抗會錯失釋放的時機,造成更大的壓力,和身體上的問題。只要接受就好,完全地接受,能量走了,恐懼的力量就會被削弱,下次還會有情緒能量再來,又釋放它,它又變弱,然後你的力量就會增強,面對與接受就會容易些,一直下去,你就不會再被情緒消耗能量了。




4.離開:
不用管誰對誰錯誰又說了什麼,那些都只是情緒能量的劇本,要做的是全部讓它離開,分析事情分析劇情,短暫來看好像有用,情緒似乎會變小,但那只是分散注意力,過不久還會再來,等到受夠為止,也許你會願意真正釋放它。

你要做的不是去改變劇本裡的人事物,而是直接把整個劇本劇情放下,讓這些帶著故事的情緒能量離開你,放下放手放鬆,讓它離開。


恐懼永遠都不是你的主人,它會讓你感到恐懼是因為你以為它才是主宰,但你才是它的創造者,是你創造它壓抑它感受它釋放它,有時候是會看起來像你被它控制,但是你可以選擇取回力量,而它不行,它只是附著在你的認同上面的能量,需要依賴你生存。

「只要從根本上與仍將自己和此生經歷連在一起的那些情緒一刀兩斷,那麼大清洗就已經完成了。」

塗鴉:夜晚的精靈屋



小時候常覺得家裡有小精靈
所以就會三個小孩一起在桌子底下蓋小屋
把所有用得上的東西材料
都當成精靈屋的一部分

有次家裡有客人
我們突發奇想
決定要把小屋延伸到一樓
做為我們給客人的見面禮迎接他們

所以就把精靈屋
從二樓房間的書桌下
一直漫延到樓梯口
所有家理的東西都被當成精靈屋的材料
結果被當成搗蛋
我們的精靈屋被當成垃圾收拾

孩子們從沒懷疑過精靈的存在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療癒遊戲:不哭的代價

身體有股很大的壓力常讓我覺得很疲倦,清理能量之後,才在最近發現導致痛苦不舒服的根源,只是很小的開始,就是不允許哭泣,這就像颱風眼的中心,本來是小時候父母的一個規定,卻在成年後,滾出好大好大的雪球,花了好幾年才清理完成。


哭跟笑其實就反映著身體的左右邊,如果下了規定不允許自己哭泣,那麼生命就會像身體一邊癱瘓那樣活著,小時候父母和長輩會用權威要小孩不許哭,他們也是這樣被教導的,以為這樣做小孩才會堅強長大,結果只是在製造更多不健康的病根,堅強並不是不許哭泣,堅強是坦然接受自己本來的模樣,允許所有情緒自然而然出現,能量會自然來去,身體才會是健全的,能自然的哭與笑,生命才能跳健全的舞蹈。


大人往往以將來可以適應社會為考量,做出認為對孩子們好的決定,但是大人們是以過去自己存在的世界以及記憶來做決定,而沒有體認到未來孩子的世界與他們根本不同。世界不會是過去的模樣,世界隨時隨地一直在改變。


不需要去改變世界,只要改變自己,世界才會隨著改變,因為世界是結果,我們才是顯化世界的原因。


根本不需要改變小孩本來的模樣,來符合舊世界的標準,因為世界隨時正在改變。小孩是比大人更接近神,更靠近喜悅的存有,人們應該向小孩學習自然純淨地活著,而不是要小孩成為癱瘓的大人,再複製過去人們痛苦的悲劇。


如果能夠放下所有的規定,像小孩一樣允許自己想哭就哭,就能真正感覺到快樂,不哭出來的東西,只會在裡面產生更大的壓力,滾更大的雪球,原本只是小小的問題,如果不自然釋放,能量會像加壓鍋那樣製造更大更嚴重的力量,逼你去放手。不允許哭,只是在自找麻煩,那只會創造更多憂鬱、自殺、中風、癱瘓的心裡與身體的疾病。


允許自己
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
有屁就放
有話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