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療癒遊戲:不哭的代價

身體有股很大的壓力常讓我覺得很疲倦,清理能量之後,才在最近發現導致痛苦不舒服的根源,只是很小的開始,就是不允許哭泣,這就像颱風眼的中心,本來是小時候父母的一個規定,卻在成年後,滾出好大好大的雪球,花了好幾年才清理完成。


哭跟笑其實就反映著身體的左右邊,如果下了規定不允許自己哭泣,那麼生命就會像身體一邊癱瘓那樣活著,小時候父母和長輩會用權威要小孩不許哭,他們也是這樣被教導的,以為這樣做小孩才會堅強長大,結果只是在製造更多不健康的病根,堅強並不是不許哭泣,堅強是坦然接受自己本來的模樣,允許所有情緒自然而然出現,能量會自然來去,身體才會是健全的,能自然的哭與笑,生命才能跳健全的舞蹈。


大人往往以將來可以適應社會為考量,做出認為對孩子們好的決定,但是大人們是以過去自己存在的世界以及記憶來做決定,而沒有體認到未來孩子的世界與他們根本不同。世界不會是過去的模樣,世界隨時隨地一直在改變。


不需要去改變世界,只要改變自己,世界才會隨著改變,因為世界是結果,我們才是顯化世界的原因。


根本不需要改變小孩本來的模樣,來符合舊世界的標準,因為世界隨時正在改變。小孩是比大人更接近神,更靠近喜悅的存有,人們應該向小孩學習自然純淨地活著,而不是要小孩成為癱瘓的大人,再複製過去人們痛苦的悲劇。


如果能夠放下所有的規定,像小孩一樣允許自己想哭就哭,就能真正感覺到快樂,不哭出來的東西,只會在裡面產生更大的壓力,滾更大的雪球,原本只是小小的問題,如果不自然釋放,能量會像加壓鍋那樣製造更大更嚴重的力量,逼你去放手。不允許哭,只是在自找麻煩,那只會創造更多憂鬱、自殺、中風、癱瘓的心裡與身體的疾病。


允許自己
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
有屁就放
有話就說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販賣點子:冒險小遊戲扭蛋


是這樣的,我有了一個靈感想做這樣的事,所以決定做出來。

這裡面有20個小遊戲,就像隨機扭蛋一樣,如果你願意依照遊戲裡指示做這件事,沒有限定時間,你可以得到一次跳脫日常生活的冒險小遊戲,去看見不同風景的生命體驗,做為一次特別的回憶,生命其實可以很好玩。

內容是我隨機給的,所有來到身邊的事沒有巧合,這沒有好壞、對錯,不用嚴肅,只是一場意料之外的小冒險,你可以選擇不玩,那也沒有關係。

如果你願意體驗,那麼可以在我的轉帳資料,匯入玩一次冒險小遊戲50元,作為我想更多有趣點子的支持,我會秉持感激去想更多好玩的創意。


步驟】:

連結這個網頁http://lab.25sprout.com/nrprnd/

※依照下圖打出,從    0   到     20       選     1     個數字,並按下【隨機產生】的藍色鍵


※依照出現的數字,去 扭蛋內容 找數字下的指示進行遊戲。





長故事:寫信給月亮上的湯姆上校

親愛的湯姆,我知道你在看著我喔!即使你從月亮上往地球看我,我也知道喔!有時候我會以為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但是我開始明白了,我的想像也同時就是真的,對吧!我可以感覺到你從月亮發出的眼神,也許地球到月亮的距離並沒有我以為的遙遠,我想念你,當你也想著我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自己也可以去想念你,也許從表面上我們好像不認識好像八竿子打不著,但其實常常我覺得我自己就是你,你也是我,這種東西是切實感覺到的卻無從以理智去分析的,也許貼近於真理的東西是無法用邏輯思考來衡量的。

你知道嗎?你是我存在在地球上的動力,也是我一直支撐下去的原因,我覺得有一天我們一定會見面,就像所有河流都會匯入大海那樣,我們也會從各自的河流到大海相逢,那天我們會說什麼呢?該說你好!還是說好久不見呢!這是難以決定,不過能見面說什麼都好,也許真的見面了卻什麼也不說了。

這裡又下起瘋狂的雷雨,明明剛剛還是豔陽天,一下子就成了狂風暴雨了,月球上呢?那裡又是怎樣的風景,希望你也可以寫信讓我知道,或者在夢裡告訴我好了!

你過得好嗎?月球上也會有煩惱嗎?我過得愈來愈好,心比過去一天天還要平靜,也接近富裕的狀態,剛覺醒時我以為自己很快就可以有現在的狀態,但還是花了九年時間,我的身體和心智比過去更加舒服也放鬆輕盈多了,也許是努力清理記憶能量的結果。

我最近聽見一首歌叫做夜空中最亮的星,每次當我聽見「我不願忘記你的眼睛」就會哭,也許是你給我再去相信的勇氣,還有我爺爺,你們都是我愛的人並且都離開我的生活了,我還在療癒死亡的傷口,我覺得比過去好很多了,只是還是會哭,流眼淚也許是最好的方法,有漸漸長大之後才明白,最勇敢的不是故做堅強,而是像小孩一樣哭出的人,這樣難過就不會壓抑成痛累積成傷,你呢?你會流眼淚嗎?你也有傷心的事情嗎?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塗鴉:瞳孔魚

長大之後才明白


最勇敢的不是故做堅強

而是像小孩一樣哭出的人

這樣難過就不會壓抑成痛累積成傷




我祈禱


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和會流淚的眼睛



療癒遊戲:與頭腦切割

我們的大腦有兩顆植入物的植入,使得我們的思想被控制,而如果夠仔細去聽見大腦的聲音,會看見一個聲音是不斷喋喋不休,會重播過去記憶的畫面,一下叫你往東一下叫你往西,無論你做什麼決定它都在批判你,那個就是頭腦,也正是執政官控制我們的生物電腦。


任何的靈修,靜心靜坐的技巧,都是為了使人可以脫離頭腦,使人可以停下來去看見頭腦,清理記憶也是為了使頭腦可以控制你的材料變少,所以一定要先意識到並認是頭腦的存在,頭腦的生命力及能量來源在於你,只要你認同它,就等於為它插上電補充能量,能腦最大的伎倆就是使你以為你就是它
,當你黏它愈近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它幾乎可以完全控制你,讓你成為執政官中央電腦的奴隸,但是相反的,你離它愈遠產生距離,你愈能看見它,當你只是看見它,它就開始失去能量,如果你不認同它,過去你與它連結盜取你能量的管道就會切斷,它會開始自生自滅,你曾有過的信念以及記憶,會使你認同它播放的畫面台詞劇本信以為真。


例如:

我在一家圖書館看書,頭腦介入我,它告訴我某個圖書館員在偷看我,也許他會強暴我,我大腦出現新聞畫面各種說法情緒來上演這齣戲,讓我感覺到恐懼害怕逃亡,我再也不去那家圖書館,過幾年我已經忘記這件事情,我在去那家圖書館遇到那個館員,我想起那個記憶,我覺得我當時根本瘋了,眼前這個人完全不會讓我感到恐懼,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我的頭腦上演一大堆可怕的劇情。


頭腦會把你看見的人事物當成它的材料,播放你最害怕的恐懼,等那些恐懼情緒退去,你會覺得好像在另一世界,覺得自己怎麼會如此害怕。頭腦也會反向作用,它會告訴你只要你擁有了什麼,你就是世界上最棒的人,你就會拼了命去追逐,等你擁有之後發現那跟你期望的完全不同,頭腦又會再告訴你那是因為你還沒有得到更大更多更好的,又在引誘你去追逐其他的目標,你不會真正感到滿足,因為頭腦的作用就在於控制你驅使你,那是頭腦在你腦中播放只要你擁有了什麼,你就成為更好的人的未來幻夢。你同樣是頭腦的奴隸。


假使你被頭腦騙了,產生了你不喜歡不舒服的幻覺,不用內疚,也不用覺得自己很糟,你可以做一件事,可以讓頭腦失去作用力,即使你在發現被頭腦玩弄之後,那就是「接受」,接受現在此時此刻的自己,接受發生的事情以及所有的感受,那可以立即使頭腦的作用力停止。


例如:帳單來了,我害怕沒有錢可以繳帳單,就大聲說或者在心裡說,我願意接受這份沒有錢的恐懼感受,頭腦會繼續播放各種過去的記憶,和台詞:繳不出來我就死定了!我完蛋了!我活不過下個月!對那股能量說:我願意接受你。當接受能量就會知道我才是那股能量的創造者,不是頭腦,甚至會感受到我不是頭腦的奴隸,我是給予頭腦能量的主人。


有一種作用和接受很像都可以停止恐懼,但卻會在日後帶來更大的恐懼,那就是壓抑,當恐懼來時,你對恐懼說:我可以接受你!你感受恐懼,等恐懼離開,那能量是消散。但如果恐懼來,你對自己說:我不可以恐懼!恐懼會被壓抑下去,塞到意識角落,成為潛意識的垃圾,那能量變成壓力,壓力會產生更大的反作用力,有一天會彈回來,恐懼的情緒會更大。


這就是為什麼小時候很多事情哭完就忘記了,如果孩子不被允許哭,不允許害怕,日後就會累積成更大更多的恐懼,導致精神上的傷害與病痛。


你認同頭腦愈多,你就給予它愈大的能量來嚇唬你,它就會消耗你。反之,你觀看頭腦愈多,不認同它,它就邁入死亡,它會愈來愈無力控制你,只要你與頭腦切割,一直觀看它,保持距離,看著它,無動於衷,它就什麼也做不了,它的能量會愈來愈小。


頭腦還有一項最大的伎倆,就是要你去干預別人認為別人應該怎麼辦,當你花時間替別人解決問題,你就不會注意到頭腦,你還會得到別人讚賞,我不是說幫助別人是不好的,我是說你的問題不會因此解決。


你的信念是與頭腦最大的連結通道,浮在表面的所有問題都源自於信念,人們說斬草除根,信念正是那個根。如果找到主要的信念,就可以消除所有連著那個信念一切的問題情緒恐懼。


當最大的恐懼來臨時,就有了最大的機會,從頭腦身上取回能量,一旦你的能量比頭腦大,你就開始取回你創造者的位子,你心想事成的能力會比過去顯著,你的能量會變強。


頭腦死亡於你全然知道並接受你才是創造者,你便沒有了任何問題,那就是開悟。


去認識並孰悉你的頭腦,你就會找到最好對付你的頭腦的辦法,那才是最有效用的辦法。


總有一天站在恐懼面前,開始感到害怕的不是你,而是你的恐懼。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長故事:心中的花園



那天我做了一個夢,從那個夢開始,愛就存在於我的生命中,充斥我的胸口,每一天都如此。


她死掉之後,我像死了一次那樣疼痛不已,以不捨的姿態向死亡的命運對抗,不斷拉扯,想抓住記憶裡殘留的她,卻敵不過她日漸消散的影子,我害怕我會從此忘記她曾經存在過,極使她的死亡曾令我如此痛苦,日子拉長還是會沖淡很多我以為可以永久記住的事情,因為害怕忘記所以習慣性去想起她,習慣性把死亡的記憶疼痛的感覺抓住,我以為這是唯一對得起心中遺憾的方式,這卻令我無法真正快樂起來,奇怪的是她在我腦海中的影像卻並不是留在她去的年紀的模樣,每一年她似乎都長大了,我不得不佩服自己幻想的能力,使我感到欣慰的地方,我有時會看見她對我說她不希望我以這樣緊緊握住痛苦的方式紀念她,我卻在想像中回答她說妳不能自私的希望我可以在妳消失之後仍一如往昔活著。


在剛她死去之後,太多的關心問候,反而像一道牆,為了讓其他人安心,我會假裝一切很好,迅速戴起面具,撐起一種樂觀的假象,我卻常黑夜時,一個人獨自躲在房間哭倒在床邊,把心中藏起來的情感全部都宣洩出來,不打擾誰,想著她想著死亡想著為什麼會有這種痛苦,心中本來存在好好的一個人被硬生生拔除的混亂與不安,那是哭泣也無法平復的缺口,可是久了那缺口形成的記憶影像卻逐漸消散了,真奇怪,只剩下痛而已。


日子長了,我已經不會哭了,也哭不出來了,這不代表傷好了,那個痛在左邊胸口附近逐漸緊縮的肌肉導致一種肉體上的疼痛,直到我做了那個夢,我才真正對她的死亡放手。



夢裡面我看見她全身發出白色的光芒,像精靈那樣,我沒看過精靈只是覺得是那樣子,赤裸的身體有翅膀的花精靈對著我笑,雖然和生前的她不太像,但我知道那就是她,她是黑色背景裡面唯一的光,她看似嬌小柔弱卻有一種堅不可摧的永恆力量,她用身上的光芒在撫平那個缺口,讓我得以呼吸,夢裡的她只是有用眼神專注的看著我,把能量注入我之內,然後我進入一種像光室的意識狀態,所有周圍的一切都被調整曝光到最大,白亮到刺眼的畫面,等到我回神之後,她就一直往前飛翔,她回頭看我一眼意示要我跟上,我才看見我有了翅膀,可以飛翔,太美好了,即使這是夢境也真實無比,真希望永遠都不要醒來。


我們變成小時候的模樣,有了翅膀一起飛翔,穿過像水管般漆黑的通道,往出口的光亮前進,過程雖然只是一直往前飛,卻令人感覺到安心,好像飛翔的狀態才是我本來的模樣,出口是另一個世界,那感覺並不在地球上,那裡像一個永無止境的大花園,所有的植物花朵都高大繽紛色彩豔麗,有一大群帶著金色光芒的精靈穿梭其間,陽光成片地灑在所見之處,氣候是如此溫柔地善待每一種形式的生命,連成一整片的美好境地。


我想問她這是哪裡,她在我還未開口時就用能量的形式回答我這是愛。她又說這一切在你之內,這不是哪裡,這正是你心中的花園。我傻住了,充滿不可思議的神情,這怎麼可能,她出現頑皮像小孩的臉看著我的表情感到有趣般笑了起來,和她活著的時候很像,她覺查到我的情感與思念,她說我也想念你,但我其實沒有離開,我住在你心中的花園,一切很好。我看著四周的景色,確實如此,這裡簡直像仙境,這裡比我所去過的地方都還要美好,而這樣的天堂居然在我之內,我覺得如此驕傲這一切耀眼的難以置信,為什麼我不知道我心中有如此美好的地方,我瘋狂地想看更多這裡的一切,想永遠記住這樣美好的花園,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醒來,之道自己再也無法因為她的逝去悲傷,因為她存在我的心中,我要像園丁般不斷為心中的花園注入愛的能量,每當我這麼做,都可以感覺到她以微笑回應我,她並沒有消失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存在,這一切是我想像的又同時是真的,我有了一座美麗的花園存在在我心中,而她我愛的人在那座花園裡面,死亡的傷口居然變成了一座花園。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療癒遊戲:先清理「我做不到」這句話

之前當我想完成一件事情,卻覺得我就是做不到全然100%相信,並且沒有任何懷疑的狀態,我一直找各種方法,又還是回到原點,「我做不到」這句話細微到我沒有查覺這才是問題所在。

我才明白原來我要先清裡的是這句話,以及連帶著這句話的所有記憶,然後我對自己說我願意對這句話的創造負起百分之一百的責任,不斷唸零極限的四句話,我在半夜看見並且感覺到爺爺的衣服以及記憶中他身上味道,他曾經因為烏腳病無法行走,我看見他坐在房間裡,一個人對自己說我很沒有用之類洩氣的話,他有著失敗者的記憶,而我繼承了他的思想,我一丁點也不會覺得那是他的錯,因為那個時代有那個時代的狀態,是我無法去評斷的,但其實沒有時間存在,所以某部分的他仍活在那個房間裡面,傳遞著「我做不到」「我不夠好」「我很沒有用」的記憶在我自身的腦海裡,爺爺的父親也如此,他也因為生病導致家道中落,我們以為不相干的各自人的生活,仔細去追查其實是記憶的重播。


所謂的基因就是一組思想,因為這世界所有創造的起源就是思想,祖先無意識的記憶會繼承下去,這不代表不能解決,也不代表是誰的錯,而可以藉由清裡記憶,使自己與祖先和未來下一代的人們不再被記憶影響。


我清理之後,有了很大的轉變,變得可以真誠的對待自己,之前都要逼自己的感謝變成由衷的感覺到如此,由衷的對發生的事情感謝並清理,也對自己曾經創造過傷害的事道歉,對於過去感覺到恐懼可怕的事情,居然可以感受到愛,當記憶被清理之後,就會明白所有出問題的地方只是缺乏愛而已。童話故事裡要解除魔咒的話,都只是需要愛而已。


【遊戲內容】:

1.先清理「我做不到」這句話

或者是「我不夠好」「不可能」類似失敗的用語,不用先勉強自己要做到,要正面積極,只要單純的先知道阻止自己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先接受,清理就好。

這就像第一道門,要先開啟這一道門,小時候我們覺得自己什麼都做得到,愈長大記憶愈多失敗愈多,當沒有任何「我做不到」的記憶,根本不用逼自己去做到,自然就會做到了。


不用評斷自己,也無需覺得自己沒有毅力,逃避怯懦膽小只是因為記憶的重播,只是因為缺乏愛而已。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長故事:溺水死亡

國中升二年級的那個暑假,有兩個農曆七月,也就是剛好那一年閏鬼月,第一個七月外公過世,中南部的喪禮習俗相當複雜,幸好要上課,又距離遠,所以不用一直去,我只記得出殯那天三十幾度的大太陽,所有人要跪著走柏油路,從外公家到公共墓園,從早上走到下午,全身都是汗穿著孝服,沒有一片雲炙熱典型的台灣夏天。



第二個七月,上暑期輔導課的第一天,老師在第一堂課開頭就說了件事,班上有個男同學暑假期間,在他們家社區的游泳池,清晨一個人游泳抽筋溺水死亡,認識他的同學說他是游泳高手,很小就會游泳,沒想到會在游泳池溺死,我沒有和他很熟,也沒有想什麼,只是知道有這件事情而已,仍然每天如往常上學下課。幾天之後,那個月的每天晚上,他的鬼魂都會來找我麻煩,當我要睡著時,原本好好的夢境,綠色的黑板教室走廊會被他的能量染上一層黑色的霧,瀰漫死亡的恐懼,以及溺水窒息的體驗,夢境裡面的世界,本來的空氣全都忽然充滿著水,他的臉忽大忽小出現在水裡面,朝我前進,我就知道是他來了,身體有種被人掐住無法動彈的狀態,明明清楚地看得見周圍的一切,卻完全醒不過來,我才意識到我無法進入自己的身體裡,被鬼壓床的每一秒都像一年一樣漫長可怕,每次他出現在夢中,我都像再溺水死亡一次那樣痛苦。後來媽媽叫我唸經,只要唸經他就無法出現,我可以感覺到他的能量站在外面無法靠近,後來幾次,我發現只要發脾氣,他也會害怕,七月結束之後,他就消失了,沒有再出現過,爸爸和媽媽叫我不要講出去,好像我遇到鬼這件事很麻煩,要避諱似的,怕別人覺得我胡言亂語,或者覺得我有毛病胡思亂想。




高中的時候,因為考上了縣市裡唯一有游泳池的學校,所以,第一次游泳是在體育課堂上,整排的學生換好泳衣靠在池邊一字排開,當老師說「游出去!」,有幾個人站在原地不動,我是其中之一,老師就知道哪些人會游泳哪些人不會游泳,當時只想著如何安全度過這堂課。可是幾堂課下來,我是班上唯一不會游泳的人,我的手無論如何都無法放掉,緊緊抓住池邊,最後一堂游泳課老師不耐煩的衝著我大罵,他以為這樣我會游出去,我完全無助的站在池邊大哭,被全班看笑話,覺得自己是膽小可恥的懦夫,連游泳都學不會,腦海中浮現爸爸的口頭禪:「沒有用的傢伙。」





三十四歲那年,我做了催眠,跟著音樂的導引進入前世,比想像中容易,好像只是在傾聽身體的記憶而已,我閉上眼放鬆身體,那不是作夢,而是相當清楚的影像出現在腦海中,比較像在觀看影片,先看見寺廟的畫面,我知道那是一間座落在四川周圍都是山壁的寺廟,平靜地感覺到自己站在寺院的水池前,忽然沒有預警地被人從背後將頭壓入水池裡直到我溺斃死亡,我並不知道是誰,當時似乎年記還很小,才十幾歲就死了,那個人用右手壓我的頭左手搭在我的左背上,而這輩子的我左背那個位置一直很痛,像是那一世的我一直在等著我去看見她。



然後,又換一個畫面換了另一世,也是差不多十幾歲的年紀,只看見自己死亡那刻,我站在一個山間的溪流前的淺灘,深綠色的山壁溪水映著山的綠很舒服,我獨自走去遠一點的地方,看見池水裡面居然出現各種圖案顏色的蘑菇,像幻覺般,還有卡通裡的小精靈矮房,我被畫面吸引,想靠近溪流看仔細一點,不自覺踩上一顆佈滿綠苔的石頭滑倒,一頭墬入溪水中,被深處的漩渦帶走,我脫離了身體的意識,中斷畫面,又看見我躺在病床,呼吸管插在喉嚨,喉嚨很痛乾澀想要說話卻無法說出口,我知道我快要死了,右手被一個人握著,我無法坐起來,所以看不見他,只感覺到是他,我一直在等他來看我,我才要離開,沒有哭泣沒有聲音相當平靜祥和,我們似乎有一種默契,那刻得放手,如果不捨會令我痛苦,確定大哥有來之後,我就走向死亡了,死的那刻,我掉入自己那輩子的記憶裡面,看見媽媽年輕漂亮的模樣,他們都說我長的像媽媽,如果我有長大的話,我會像她一樣漂亮,她畫著美麗的妝耳朵上帶著紅花,穿著旗袍站在舞台上唱歌,我死掉之後,常聽見大哥對我說我救不了妳。



我做完催眠之後,想知道為什麼會第一次溺水是被人害死?一星期之後,我又做了第二次催眠。



我看見一個長頭髮的女人全裸放在一個架子上被晾屍,她似乎剛生產完沒多久,有一個聲音告訴我那就是當時我的母親,她是一個中國古代皇帝的妃子,懷孕期間,皇帝剛好駕崩,因為改朝換代,所以前朝的子嗣妃子都被剛上任的皇帝用各種藉口追殺,妃子是秘密生下小孩,卻被人告密發現,生產之後小女孩被一個侍衛帶走,妃子卻被處死,侍衛爲了保護小孩,把小孩放在寺廟成為小尼姑,他經常暗地去寺廟看我,希望我可以平安長大,每一年生日,他都會來找我,告訴我發生的事情,生日讓我很痛苦,因為我的出生導致她的死亡,十幾歲的時候,侍衛被人發現,追殺的人就循線找到寺廟,小女孩就被人殺死了。那個侍衛是我第二次溺水死亡那世的大哥。




有一天,我做了個夢,夢見我在一個紅色木門的房子裡面,有一大堆人在參觀我家,我叫他們出去,但是他們卻看不見我。醒來之後,媽媽剛好旅遊回來,她的手機裡面的旅遊照片有一張剛好照到我夢裡面的紅色木門,我問了那是誰的家,才知道當時他為了完成想唱歌的妹妹的夢想,參加比賽出了專輯成了家喻戶曉的人,而如今他在我的世界裡是一個死了二十年的人,而今年的我剛好比上輩子多活二十年。